来自 失恋的童话故事 2020-05-19 10:28 的文章

猎人童话故事(转)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古老的国家,有一位慈祥的国王,温柔的皇后和他们美丽的公主。

  白色蕾丝镶边的床帘,华贵的座椅,温暖的火炉,身穿绸缎礼服的母亲坐在靠椅上,拿着一本童话书给她怀中的弟弟讲故事。父亲坐在火炉边,抚摸着靠在他身边的小弟奇牙的头。大弟糜稽站在父亲身边,摆弄着手里刚刚得到的玩具。

  我站在房子的中央,杀人。一个,两个,三个……尸体就好像骨牌一样顺溜溜地倒下去。好奇心太盛可是会白白送命的,特别是对揍敌克家族好奇的人,无疑是把自己的性命向刀口上推。这是这个月来的第几批探访者了?顺手杀死第十三个人,我开始计算客人的数量。不过这

  一次的来客也算是不错,能够闯到家族客厅的人还真是很少见啊,或者……抬眼的空隙间,我看向父亲,他也正看着我,嘴边隐着一个微笑。果然如此。抬手解决掉第十八个,我扑向剩下的几个人。看来父亲觉得我最近修炼的还不够啊。

  母亲合上书的同时,最后一个人也倒在了红色的地毯上。突如其来的寂静让客厅有了短暂的空白时间,我迅速调整好自己稍稍加快的气息。

  “伊耳谜这次用了多少时间?”客厅的门被一个白发的瘦小老头推开,他是我的祖父。

  “十分零四秒。” 糜稽握着怀表得意洋洋地报告,有些幸灾乐祸的感觉,“比上次多用了十秒。”

  “九分五十秒。”丢下手里的匕首,我走向大门。“糜稽,你的表应该换了。”他恨恨地转过身去。

  “大哥你真厉害!”他抬起头冲着我笑起来,多么天真和无辜的笑容,像是初生的羔羊,没有人知道他的眼中藏着血色的光芒。

  奇牙是我的弟弟,最可爱的那个弟弟,最厉害的那个弟弟,我想有一天他会长大,更大,更厉害,超过我,也超过父亲和祖父。

  有一天,他会从我的怀抱中走出去,有一天,他再也不会想起他曾经喜欢过一种叫做猫的生物。

  很小的时候,我也忘了是多小了,自从杀了第一个人之后,我就开始忘记自己的真实年龄。

  总之是有一天,奇牙从外面捡回一只猫,挺普通的杂种猫,白褐相间的条纹,漆黑的大眼睛。奇牙当时年龄更小,什么都还不懂,也没有杀过人,他欢喜至极地抱着那只猫,不肯放手。

  我可不认为父亲和母亲会喜欢这只猫,也劝奇牙把它扔掉,可是他就是不依。劝说到最后,自己也放弃了,只希望这只猫不要被父母发现。

  奇牙的猫很听话,从来不会到处闹事,总是乖乖地呆在他的房间等他回来。有时候,它也会主动靠近我,用它粉嫩的舌尖舔我修炼时留下的伤口。软软的生物,抱在怀里时总有温暖的体温传过来,传过来。

  也不知道是哪一天,母亲发现了奇牙的秘密,她歇斯底里地尖叫着,让奇牙丢掉那只猫。我的弟弟,比任何时候都固执地抱着他的宝贝,死死不放。母亲气得几乎晕厥过去。

  书,花瓶,甚至椅子,桌子,母亲用一切可以扔出去的东西砸向奇牙,我的弟弟。我冲过去,紧紧抱着他,替他承受母亲的愤怒。

  母亲的愤怒从来不是我们害怕的东西,但是,父亲的冷静向来能够操纵我们的行动。

  没有过几天,父亲说要送我们礼物,打开房间门一看,满客厅跑满了猫咪,各种各样的,颜色斑斓,大小不一,好像有几百只之多。奇牙几乎是惊喜地跑向它们,一个个抱起来和它们玩耍。而我,全身发冷,一阵阵不祥的预感冲击着我,我看向坐在客厅中央的父亲。他微微笑着,双手轻敲着摇椅的扶手。

  奇牙有些迷惑地看看父亲,然后看着我,仿佛不知道父亲要我们做什么。我看着父亲的眼睛,他笑着,和平时没有什么区别,一样的,冷酷。

  我确定,如果我们不在三天内杀掉这里所有的猫的话,三天后,死的人会是我和奇牙。

  三天结束之后,我再也无法在夜晚安稳地入睡。每当一入梦,就有无数只猫一齐看着我,用它们无辜的眼睛死死盯着我。渐渐地,也就习惯在白天睡觉,每一次也不会深睡,一点惊动都可以让我随时醒来。

  奇牙有段时间一直面无表情,一到吃饭的时间,他就会呕吐。每一次,我都会坚持吃完盘中母亲精心用猫肉做成的料理,然后带着奇牙回到他的房间休息。

  我承认,记住事情比忘记事情要难的多,就好像我虽然会记住我将要杀的那个人是谁,但是事后,我又会更加迅速地忘记他的名字。

  第一次遇到他的时间我已经忘了,隐约记得是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他帮我解决了一个对手。对于突然出现的,不知敌我的人,我一向是非常谨慎的,根何况对方是一个装束诡异,言语奇怪的家伙。问他为什么要帮我时,他只笑着回答。

  尽管我知道了他是魔术师西索,只要是功夫好的人都尽量避免与之交往的人物;他也知道了我是伊耳谜,只要想活命的人都不愿与之认识的人物。这样,我们仍然熟悉起来,以至于他成为我除了家人,准确地说是奇牙之外,唯一能够交谈的人。

  每次自己出任务,他也喜欢跟着一起去,也没有帮忙,只坐在一边看。开始不理他,时间长了,也想知道为什么他会有兴趣每次看我杀人。

  杀人很美丽么?我心里冷笑着,真亏了自己也算是个出名的杀手,至今仍未觉得杀人是多么美妙的事情。每一次杀人时,我都可以看见几百只眼睛,猫的眼睛,看着我,冷冷的,让我不能呼吸。所以,我只能加快自己杀人的速度,尽快结束这种折磨。

  自从西索跟着我之后,我又多了一种负担。无论是战斗时,还是别的时候,他总会看着我,那种目光虽然不会比猫的眼睛冰冷,不会比敌人的眼睛憎恶,却比他们都要逼人。但是,自己却也无法让他停止那种像是好奇和探索的目光,因为,我知道,一旦自己开了口,就是承认自己输了。

  那是我无法忍受的事情。每当他看我时,我也会冷冷地看回去,直直看进他无温的眼中去。然后,他就会高兴地微笑起来,像是棋逢对手。

  我和西索,之所以保持着这种奇怪的联系,也许正是因为我们都在等待另一方认输。

  有一段时间我的心情非常不好,我的弟弟,奇牙离家出走了。虽然自己早就认为他不会是那种肯乖乖听话的孩子,但是他甚至没有和我说明就偷溜出去的事实让我非常不愉快。当然,不管有多么不愉快,表面上我仍然是那样面无表情的样子,乖乖接受了父亲的命令,出去寻找奇牙。

  “耶~好久不见,你的心情好像很不好~”一见到西索,他就从一叠扑克牌中抽出一张红桃A递给我,“出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么?”

  那个孩子叫做小杰,有着黑黑亮亮的眼睛,纯洁而无辜。奇牙对我说,小杰是他的,朋友。当时,我很想大笑出来,而长期的习惯让我保持了冷静的面容。

  可是,事情的发展总是超乎我的想象,奇牙的人是回来了,可是也只是如此。当我看见,看见他见到那个叫做小杰的孩子时,我终于明白,我的奇牙,不在了。

  父亲的态度变得很暧昧,没有阻止也没有说明,只是默默地看着他们,虽然他听见奇牙说到“朋友”这个名词时,也露出了一丝几乎讥讽的笑容。

  我开始变得烦躁起来,有一种冲动在我内心萌芽,想摧毁我看见的任何一样东西,特别是看见奇牙和小杰在一起,笑得灿烂无比时,那种冲动就向波涛一样彭湃起来。

  夜幕终于降临,我以从未有过的焦躁步伐走进自己的房间,却意外看见房间里有一个人坐在那里。

  懒得去想他是怎么进来的,我把自己扔进床里,顺手用被子蒙住自己的头。完全无视他的存在。

  “是啊,今天上山的时候拣到的,好可爱啊,我把它偷偷放在这里,奇牙,我们来养它好不好?”

  我扑上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按住他的手,然后一把锋利的匕首迅速抵上他的咽喉。他一派轻松地扬扬眉,等待我的下一步行动。

  他突然出手,握住我的双手,举过头顶,按在墙壁上,脸缓缓地靠过来,用他的额头抵住我的。

  手被紧紧地握住,很痛,血液都不能流通了。扑克牌散落了一地,红桃A,黑桃K,梅花J,方块……躺在它们上面的是我的匕首,沾着他的血。

  我想,我和他大概都是野兽,总有一天,不是我杀了他,就是他杀了我,然后吞噬彼此的血液。

  他暧昧地笑起来,一个吻突如其来地落到我的额头上,然后是眼睑,然后是脸颊,然后……

  抗议无效,我只能无奈地靠在他身边,听他讲那个已经不知道听过多少遍的童话故事。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shiliandetonghuagushi/1880.html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