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失恋的睡前故事 2020-05-11 12:57 的文章

长篇安徒生童话睡前故事

  长篇安徒生童话睡前故事_其它_工作范文_实用文档。长篇安徒生童话睡前故事 【一星期的日子】 忽然有一天,一星期中的七个日子个个想停止工作,集到一起, 开一个联欢会。不过每一个日子都是很忙的;一年到头,他们腾不出一 点时间来。他们必须有一整天的闲空才成

  长篇安徒生童话睡前故事 【一星期的日子】 忽然有一天,一星期中的七个日子个个想停止工作,集到一起, 开一个联欢会。不过每一个日子都是很忙的;一年到头,他们腾不出一 点时间来。他们必须有一整天的闲空才成,而这只能每隔四年才碰到 一次。这样的一天是放在二月里,为的是要使年月的计算不至于混乱 起来(注:二月每隔四年有一个闰日,使二月多出一天。)。 所以他们就决定在这个闰月里开他们的联欢会。二月也是一个狂 欢节的月份,他将要依照自己的口味和个性,穿着狂欢节的衣服来参 加。他们将要大吃大喝一番,发表些演说,同时相互以友爱的精神毫 无顾虑地说些愉快和不愉快的话语。古代的战士们,在吃饭的时候, 常常把啃光了的骨头彼此朝头上扔。不过一星期的这几个日子却仅仅 痛快地开一通玩笑和说说风趣话——当然以合乎狂欢节日的天真玩笑 的精神为原则。 闰日到来了,于是他们就开会。 星期日是这几天的首领。他穿着一件黑丝绒做的外套。虔诚的人 可能以为他是穿着牧师的衣服,要到教堂去做礼拜呢。 不过世故的人都知道,他穿的是化装跳舞服,而且他打算要去狂 欢一阵。他的扣子洞上插的那朵鲜红的荷兰石竹花,是戏院的那盏小 红灯——它说:“票已卖完,请各位自己另去找消遣吧!” 接着来的是星期一。他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跟星期日有亲族关 系;他特别喜欢寻开心。他说他是近卫队换班的时候离开工厂的(注: 这是指看守皇宫的卫队,每次换班的时候有一套仪式,并且奏音乐。)。 “我必须出来听听奥芬巴赫是德国的一个大音乐家和作曲家,后 来入法国籍,成为“法兰西喜剧剧团”的音乐指挥。)的音乐。它对于 我的头脑和心灵并不发生什么影响,但是却使我腿上的肌肉发痒。我 不得不跳跳舞,喝点酒,在头上挨几拳,然后在第二天开始工作。我 是一个星期的开始!” 星期二是杜尔的日子。 “是的,这个天就是我!”星期二说。“我开始工作。我把麦尔 库尔的翅膀系在商人的鞋上,到工厂去看看轮子是不是上好了油,在 转动。我认为裁缝应该坐在案板旁边,铺路工人应该在街上。每个人 应该做自己应做的工作,我关心大家的事情,因为我穿一套警察的制 服,把我自己叫做巡警日。如果你觉得我这话说得不好听,那么请你 去找一个会说得更好听的人吧!” “现在我来了!”星期三说。“我站在一星期的中间。德国人把 我叫做中星起先生。我在店铺里像一个店员;我是一星期所有了不起的 日子中的一朵花。如果我们在一起开步走,那么我前面有三天,后面 也有三天,好像他们就是我的仪仗队似的。我不得不认为我是一星其 中最了不起的一天!” 星期四到来了;他穿着一身铜匠的工作服,同时带着一把鎯头和 铜壶——这是他贵族出身的标记。 “我的出身贵!”他说,“我既是异教徒,同时又很神圣。我的 名字在北国是源出于多尔;在南方是源出于丘必特。他们都会打雷和闪 电,这个家族现在仍然还保留着这套本领。” 于是他敲敲铜壶,表示他出身的高贵。 星期五来了,穿得像一个年轻的姑娘。她把自己叫做佛列娅;有 时为了换换口味,也叫维纳斯——这要看她所在的那个国家的语言而 定(注:星期五是从北欧神话中爱情之神——同时也是一个最美丽的女 神——佛列的名字转化出来的。所以星期五在北欧是一星其中最幸运 的一个日子。在罗马神话中爱情之神是维纳斯,所以星期五也跟“维 纳斯”有字源的联系。)。她说她平时是一个心脾气和的人,不过她今 天却有点放肆,因为这是一个闰日——这个天给妇女带来自由,因为 依照习惯,她在这天能够向人求婚,而不必等人向她求婚(注:这儿作 者在弄文字游戏。星期五中的 Ere 跟另一个字的 Eri 的发音相似。Eri 在丹麦文中当名词用是“自由”的意思,当动词用是“求婚”的意 思。)。 星期六带着一把扫帚和洗刷的用具,作为一位老管家娘娘出现了。 她最心爱的一碗菜是啤酒和面包片做的汤。不过在这个节日里她不要 求把汤放在桌子上让大家吃。她仅仅自己要吃它,而她也就得到它。 一星期的日子就这样在餐桌上坐下来了。 他们七个人就是这个样子,人们能够把他们制成连环画,作为家 庭里的一种消遣。在画中人们尽能够使他们显得滑稽。我们在这儿只 不过把他们拉出来,当做对二月开的一个玩笑,因为只有这个月才多 出一天。 【小鬼和太太】 你理解小鬼,但是你理解太太——园丁的老婆吗?她很有学问, 能背诵很多诗篇,还能提笔就写出诗来呢。只有韵脚——她把它叫做 “顺口字”——使她感到有点麻烦。她有写作的天才和讲话的天才。 她能够当一个牧师,最低限度当一个牧师的太太。 “穿上了星期日服装的大地是美丽的!”她说。于是她把这个意 思写成文字和“顺口字”,最后就编成一首又美又长的诗。 专门学校的学生吉塞路普先生——他的名字跟这个故事没有什么 关系——是她的外甥;他今天来拜访园丁。他听到这位太太的诗,说这 对他很有益,非常有益。 “舅妈,你有才气!”他说。 “胡说八道!”园丁说。“请你不要把这种思想灌进她的脑袋里 去吧。一个女人应该是一个实际的人,一个老老实实的人,好好地看 着饭锅,免得把稀饭烧出焦味来。” “我能够用一块木炭把稀饭里的焦味去掉呀!”太太说。 “至少你身上的焦味,我只须用轻轻的一吻就能够去掉。别人以 为你的心里只想着白菜和马铃薯,事实上你还喜欢花!”于是她吻了他 一下。“花就是才气呀!”她说。 “请你还是看着饭锅吧!”他说。接着他就走进花园里去了,因 为花园就是他的饭锅,他得照料它。 学生跟太太坐下来,跟太太讨论问题。他对“大地是美丽的”这 个可爱的词句大发了一通议论,因为这是他的习惯。 “大地是美丽的;人们说:征服它吧!于是我们就成了它的统治者。 有的人用精神来统治它,有的人用身体来统治它。有的人来到这个世 界上像一个惊叹号,有的人来到这个世界上像一个破折号,这使我不 禁要问:他来做什么呢?这个人成为主教,那个人成为穷学生,但是一 切都是安排得很聪明的。大地是美丽的,而且老是穿着节日的服装!舅 妈,这件事本身就是一首充满了感情和地理知识的、发人深省的诗。” “吉塞路普先生,你有才气!”太太说,“很大的才气!我一点也 不说假话。一个人跟你谈过一席话以后,立刻就能完全了解自己。” 他们就这样谈下去,觉得彼此趣味非常相投。不过厨房里也有一 个人在谈话,这人就是那个穿灰衣服、戴一顶红帽子的小鬼。你知道 他吧!小鬼坐在厨房里,是一个看饭锅的人。他一人在自言自语,但是 除了一只大黑猫——太太把他叫做“奶酪贼”——以外,谁也不理他。 小鬼很生她的气,因为他知道她不相信他的存有。她当然没有看 见过他,不过她既然这样有学问,就应该知道他是存有的,同时也应 该对他略微表示一点关心才对。她从来没有想到过,在圣诞节的晚上 应该给他一汤匙稀饭吃。这点儿稀饭,他的祖先总是得到的,而且给 的人总是一些没有学问的太太,而且稀饭里还有黄油和奶酪呢。猫儿 听到这话时,口涎都流到胡子上去了。 “她说我的存有不过是一个概念!”小鬼说,“这不过超出我的 一切概念以外的一个想法。她简直是否定我!我以前听到她说过这样的 话,刚才又听到她说了这样的话。她跟那个学生——那个小牛皮大王 ——坐在一起胡说八道。我对老头子说:‘当心稀饭锅啦!’她却一点 也不放在心上。现在我可要让它熬焦了!” 于是小鬼就吹起火来。火马上就燎起来了。“隆——隆——隆!” 这是粥在熬焦的声音。 “现在我要在老头子的袜子上打些洞了!”小鬼说。“我要在他 的脚后跟和前趾上弄出洞来,好叫她在不写诗的时候有点什么东西补 补缝缝。诗太太,请你补补老头子的袜子吧!” 猫儿这时打了一个喷嚏。它伤风了,虽然它老是穿着皮衣服。 【衬衫领子】 衬衫领子的年纪已经很大,充足考虑结婚的问题。事又凑巧,他 和袜带在一块儿混在水里洗。 “我的天!”衬衫领子说,“我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苗条和细嫩、 这么迷人和温柔的人儿。请问你尊姓大名?” “这个我可不能告诉你!”袜带说。 “你府上在什么地方?”衬衫领子问。 不过袜带是非常害羞的。要回答这样一个问题,她觉得非常困难。 “我想你是一根腰带吧?”衬衫领子说——“一种内衣的腰带!亲 爱的小姐,我能够看出,你既有用,又能够做装饰品!” “你不应该跟我讲话!”袜带说。“我想,我没有给你任何理由 这样做!” “咳,一个长得像你这样美丽的人儿,”衬衫领子说,“就是充 足的理由了。” “请不要走得离我太近!”袜带说,“你很像一个男人!” “我还是一个漂亮的绅士呢!”衬衫领子说。“我有一个脱靴器 和一把梳子!” 这完全不是真话,因为这两件东西是属于他的主人的。他不过是 在吹牛罢了。 “请不要走得离我太近!”袜带说,“我不习惯于这种行为。” “这简直是在装腔作势!”衬衫领子说。这时他们就从水里被取 出来,上了浆,挂在一张椅子上晒,最后就被拿到一个熨斗板上。现 在一个滚热的熨斗来了。 “太太!”衬衫领子说,“亲爱的寡妇太太,我现在颇感到有些 热了。我现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我的皱纹全没有了。你烫穿了我的身 体,噢,我要向你求婚!” “你这个老破烂!”熨斗说,同时很骄傲地在衬衫领子上走过去, 因为她想象自己是一架火车头,拖着一长串列车,在铁轨上驰过去 “你这个老破烂!” 衬衫领子的边缘上有些破损。所以有一把剪纸的剪刀就来把这些 破损的地方剪平。 “哎哟!”衬衫领子说,“你一定是一个芭蕾舞舞蹈家!你的腿子 伸得那么直啊!我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美丽的姿态!世界上没有任何人 能模仿你!” “这个点我知道!”剪刀说。 “你配得上做一个伯爵夫人!”衬衫领子说。“我全部的财产是 一位漂亮绅士,一个脱靴器和一把梳子。我仅仅希望再有一个伯爵的 头衔!” “难道他还想求婚不成?”剪刀说。她生气起来,结结实实地把 他剪了一下,弄得他一直复元不了。 “我还是向梳子求婚的好!”衬衫领子说。“亲爱的姑娘!你看你 把牙齿(注:即梳子齿。)保护得多么好,这真了不起。你从来没有想 过订婚的问题吗?” “当然想到过,你已经知道,”梳子说,“我已经跟脱靴器订婚 了!” “订婚了!”衬衫领子说。 现在他再也没有求婚的机会了。所以他瞧不起爱情这种东西。 很久一段时间过去了。衬衫领子来到一个造纸厂的箱子里。周围 是一堆烂布朋友:细致的跟细致的人在一起,粗鲁的跟粗鲁的人在一 起,真是物以类聚。他们要讲的事情可真多,但是衬衫领子要讲的事 情最多,因为他是一个可怕的牛皮大王。 “我以前有过一大堆情人!”衬衫领子说。“我连半点钟的安静 都没有!我又是一个漂亮绅士,一个上了浆的人。我既有脱靴器,又有 梳子,但是我从来不用!你们应该看看我那时的样子,看看我那时不理 人的神情!我永远也不能忘记我的初恋——那是一根腰带。她是那么细 嫩,那么温柔,那么迷人!她为了我,自己投到一个水盆里去!后来又 有一个寡妇,她变得火热起来,不过我没有理她,直到她变得满脸青 黑为止!接着来了芭蕾舞舞蹈家。她给了我一个创伤,至今还没有好— —她的脾气真坏!我的那把梳子倒是钟情于我,她因为失恋把牙齿都弄 得脱落了。是的,像这类的事儿,我真是一个过来人!不过那根袜带子 使我感到最难过——我的意思是说那根腰带,她为我跳进水盆里去, 我的良心上感到非常不安。我情愿变成一张白纸!” 事实也是如此,所有的烂布都变成了白纸,而衬衫领子却成了我 们所看到的这张纸——这个故事就是在这张纸上——被印出来的。事 情要这么办,完全是因为他喜欢把从来没有过的事情瞎吹一通的缘故。 这个点我们必须记清楚,免得我们干出同样的事情,因为我们不知道, 有一天我们也会来到一个烂布箱里,被制成白纸,在这纸上,我们全 部的历史,甚至最秘密的事情也会被印出来,结果我们就不得不像这 衬衫领子一样,到处讲这个故事。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shiliandeshuiqiangushi/1822.html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