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失恋的睡前故事 2020-05-01 12:50 的文章

有哪些讲给女朋友的睡前甜甜小故事?

  十二个时辰前,她被妖怪街坊委员会告知,不可靠近人群。当然了,不止今天,各大节庆日都不行。

  男子直接把包子塞给对方。但当他与失恋妖接触的那一刹那,姑娘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那也不该硬塞给别人啊,哦,漂亮姑娘就热心了是吧,其他姑娘也没看你这么殷勤啊。”

  盒子里是一团毛线,两根竹针。据家族老人说,这是先祖完成了大事,上天赐予的。传闻将线的一端粘在一人身上,另一头粘在另一人身上。两人便会相恋。

  “我和你娘辛苦了大半辈子,总算可以退休享享清福。十一啊,你让我们啃一下好不好?”

  遇见的第一个人是个挑柴人,挑着一箩筐的柴火。汉子挑着担肩膀一高一矮。左边眼睛已经坏死,长相丑鄙。

  远望去,那汉子把柴放到一边,蹲在溪水旁洗脸。随后从衣服中掏出刮胡刀,修掉下巴的胡渣。

  他修剪的是那样认真,先将胡渣泡软,然后用刀片沿脸颊一寸一寸地推进。每推进一寸,便停下来,洗洗刀片。接着用手摸摸刚剔除的地方,再甩甩水滴,继续推进。

  小红闭上了眼。从怀中拿出那团红色的毛线,拿竹针深入其中,开始挑线头。从针头的尾端传来一股暖意,他感受到万千的细线在缠绕,碰撞,像是一场大自然的物竞天择。

  另一边,细线在地上翻滚,毛线团在飞速地转动,达到某一个点后自动切断了,蜉蝣一般向着远处钻去。

  “你见到的是汉子的粗狂,我见到的却是认真。这只是他们的初见。日后,那小姐喜欢的也不是他的外表,而是踏实认真的态度,你想一下他修胡渣时的样子。”

  小红一下懂了,便是对这种小事细腻端正的人,把刮胡当成享受的人,在生活的诸多方面,也定能踏实乐观。这便是这挑柴人的被爱之处。

  下山途中,父亲教会了小红解绳的方式,接着又教会了他特殊物种的牵线。小红成功将一只鸡和一只鸭连接,一匹马和一头驴连接。

  感性的父亲抱着他哭个不停,小红只是觉得丢脸,为什么饯别的地方是在朱雀大街的中央街市。

  父亲走后,他计划出一套完整的方案,叫做《三生三世情比金坚虐恋大扫除计划》!

  城东住着一户青年,是个贫苦书生,城西住着一个姑娘,是大户人家的小姐,他们注定会受尽折磨,但最后还是苦尽甘来,走到一起。

  他每天就围着两人转,对着青年说,我看到那家姑娘此时正和其他的公子赏花呢。然后又跑到姑娘那里,喂,我看到你相好和人牵手了呢!

  终于有一次,就连红线都看不下去了,当他靠近时,两人之间的情丝化为巨蟒,对着小红咆哮。

  杨过小龙女曾经养过她一段时间,两人分分合合,一直到西门切离去,他们才终于在一起了。

  她在人世流浪的岁月,没有多少人对她报以善意。西门切偶尔也会遇到同类,但同类相互照应一段时间后,也走散了。

  “小切小切,让我摸摸你的手。哇塞,一碰到你的手,我的线就化了,哈哈哈,好好玩。”

  失恋妖被夸的脸颊泛红。这么多年来,这是第一个对她说那么多话的人。所以,当小红提出,我们一起合作,在新年到来时,把全开封所有恋人的情丝都切断时。她没有拒绝。只是点头。

  小红带着失恋妖走在市集,她看着男子帮心爱的姑娘挑发簪;看着糖汁从葫芦的头流到尾;看着孩子牵着父母的手,看皮影戏开心的又跳又叫。

  小红带她去了一家鞋铺,量脚,画尺寸,做模子。期间,老板哈哈大笑,说自己从未见过这么一双大毛脚的姑娘。

  越来越多的恋人聚集到广场上,正相互看着对方,口中说的净是,此生相依,人间白首。当烟花上升到最顶端时,无数的情侣仰望。美好的愿望如青烟般散至空中。

  而两人握手的那一刹那,红线开始断裂,随后又被少年揉搓得变形。线头纷纷错位,爬到新的宿主身上。

  一夜之间,牛喜欢上了羊,马爱上了驴,妙龄女子喜欢八旬老汉,翩翩佳公子钟情老妪。

  “爹,我愧对先祖,愧对列祖列宗。”他哭的那叫个撕心裂肺,“我连个毛线球都弄不好啊!呜呜呜呜呜。”

  山中庄园里,小红父亲脸色铁青,他恨不得把这臭小子拉过来揍一顿。但他知道,一旦这么做,就着了臭小子的道了。

  八哥去抓那个毛线团,结果走出屋子的时候,毛线团又掉在了地上,慢悠悠地滚到小红的脚边。

  当众人精疲力尽时,那团毛球慢悠悠地从他们身边绕过,沿着一棵参天大树的树干,滚上去。

  据说新年当晚,皇帝便衣下江南,当时正在案发现场。他的情丝也混乱了,正疯狂地迷恋着一头母牛,要娶进宫来做皇后。

  当士兵闯入家中时,父亲挺身而出,说失误都是自己犯下的,和子女们没有关系。士兵们将父亲押至地牢。

  在他的印象中,父亲高大的像个巨人,什么都搞得定。自己又家大业大,是上仙钦定的半仙。这世间并无苦难可以困扰自己。

  这三个字如岩石崩裂,在小红的脑袋里重重地砸了下来。他拿出笔墨,想写一封信给父亲的朋友们求助,却发现字不会写了。

  他捡起地上的线头,那一刻,他才真正仔仔细细地盯着它看,线头也蹭着他的脸。

  他第一次见识到了皇宫的华美。当他以端菜官的身份进入宫殿,见到真正的皇帝时,他呆住了,宫殿的中央竟然有一处草地,草地中有一头母牛在安静地吃草。

  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失恋妖阿切。她正笔挺地站在国师的旁边。

  “那晚,所有人在看完烟花后都变得奇怪,我便知人群中有红家的后人,却根本找不到。没办法,当时皇帝的那条情丝还在四处游荡,我顾不得找你,先把他的那条接在了一头牛身上。”

  “我找你们家很多年了。没想到你们真的在山里待了那么多年。如果不是你闯出那么大的祸,我还真的找不到你们。”

  国师在大殿上走着,失恋妖跟着他走。小红这才看到,失恋妖的脖子上有一根细长的铁链,抓在国师手上。

  “我刚才说了已经失败了吧……我不要成仙,人间多好,我要和仙永远在人间。”

  国师从很早起就贪恋九天玄女。多年前,他找到红家的人,但他们表示上神的姻缘线是他们影响不了的,除非找到一种小妖怪。

  “失恋妖是仙们避之不及的小妖怪,大部分都被斩杀了,捉一只有多难你知道么。是我一直保护她。为的就是和你相遇。”

  “你一直抵触红娘的宿命,不抓走你的父亲和朋友,也不会让你真正接受。来吧,互换吧。我等了三十年了。”

  失恋妖似乎是从沉默中醒来,又或者一直在等着一个机会。她的周围出现了一团蓝色的光,光之后是一个黑洞,小红与失恋妖一起被吸进黑洞里。

  小红和失恋妖掉在一座山上,红色的海面翻腾,慢慢地涌起,从里面出现一个巨大的身体,由无数红色丝线组成的佛陀。

  “失恋妖,当年你们一族因犯原罪被驱逐,是我们几大情欲神明商量之后,保护了你们,并给予一把钥匙,今后若是遇到危难,可开启密匙。但你可知自己闯祸了?”

  “贪神,我们自己犯的错,我们自己担。但是,当朝国师架空了皇帝,引发朝纲混乱,现在更是想连接自己和九天玄女的姻缘,将之困在人间,若真的成功,那天界怪罪人间,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

  小红一句话没敢说,他只是低头跪着,他觉得头上有一股巨大的压力,好像贪神一出手,就能把自己捏扁一般。

  “人间的这些乱事我管不着,我能管得着的,只有人间的欲。而且,小红娘自己都没说话呢。”

  小红看向海洋,无数的人影在海中沉沦,他们挣扎,他们越出海面呼吸,但一旦越出海面游到边缘,石山上就会滚落一块石头,把他们砸回去。

  “哈哈哈,小红娘总算开口了,仙家也不过如此啊,哈哈哈哈。我的能力可以暂时借你,但只能过继在无欲之人身上,只要你能走过红桥,没有沉沦在贪念里,我便可以帮你。”

  小红看到自己的眼前,是从幼年逐渐长大的自己,贪玩,好吃懒做,不想继承家业,只想着靠父亲母亲和哥哥姐姐们养活一辈子。

  “世人都有贪念,在感情中,总想占有对方,最后只能在这欲海中沉沦。可这贪念何尝不是对家人的照顾之贪,对生活的安逸之贪,对自身的麻木之贪。”

  贪神的声音贯穿了他的耳膜,他将那些美好的回忆一点一点丢下桥面,身后的桥一直在塌陷,虽然自己没有掉落,但很快塌陷的部分就要追上他了。

  他的背上越来越沉重,那个无忧无虑的自己好像离自己越来越远,就像是夏日永远抓捕不到的蝉鸣。

  最后时刻,小红抽出了最后一根红线,将玄女和国师捆绑在一起,推进了被唤来的仙国之门。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shiliandeshuiqiangushi/1785.html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