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失恋的民间故事 2020-05-22 05:59 的文章

民间故事:不装不行

  王胖子欠刘老四一笔钱,刘老四生意好时也没追着屁股要,等刘老四生意赔得血本无归再要时,王胖子却耍起了蘑菇头,任凭刘老四软硬兼施,就是两字:没钱。逼得刘老四就差给他跪下了!刘老四哭咧咧地说:“我现在连饭都没处吃了,你这不是往死路上逼我吗?”王胖子嘴上打着哈哈说:“你千万不能死。”心里却恶毒地想:你要是去死了,我还省心了呢。

  没想到刘老四真让王胖子咒着了,王胖子听人说刘老四要不着钱喝闷酒,出了小酒馆就被车给撞死了。终于赖成了一笔债,王胖子一高兴,晚上就多喝了二两,晃晃悠悠往家走,当走进一条僻静的胡同时,就觉得一股阴风迎面扑来,在他的脖子根凉嗖嗖地吹了一下,又打着旋散了。

  阴风散后,王胖子就觉得脑袋发胀,脖子发麻,还没等走到家,脖子就扯心扯肺地疼起来,贴膏药,做热敷,折腾得半宿没睡着,挺到天亮刚迷糊着,又梦见满脸淌血的刘老四追着他要债,惊醒后发现自己出了一裤裆的冷汗。第二天一大早,王胖子歪着脖子跑到贾半仙家一掐算,贾半仙说昨晚是一个遭了车祸横死的男鬼和他有笔未了的债要算,拍了一下他的脖子警告,不还债的话,麻烦事还在后面呢。王胖子不由自主一下子就想到了刘老四,脸上的肌肉都抽搐到一起了。

  从贾半仙家出来,王胖子腰间的手机来信息了,摘下一看吃了一惊:发信息的竟是刘老四的手机号码,信息内容只有两个字:还钱!王胖子马上再给打过去,那边却无法接通了。王胖子又打电话给刘老四媳妇,刘老四媳妇说刘老四的手机已经和他的遗体一起被火化了。听到这,王胖子的脊背已冒出了冷汗,也顾不上脖子痛了,三步并做两步地往家赶。

  闯进家门刚坐到沙发上,王胖子腰间的手机又响了,他强忍着不去看,也不去接,手机却显得比他还有耐性,不紧不慢地响个不停。王胖子实在挺不住了哆嗦着手摘下手机一看,惊得眼睛都直了,又是刘老四的手机号!吓得他立马关了手机。可是自此以后,只要王胖子的手机一打开,第一个打进来的准保是刘老四的手机号,几天下来,折腾得王胖子几乎发疯,再加上脖子疼个不停,王胖子真真感受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一气之下,王胖子终于接通了刘老四的手机,气哼哼地说:“死鬼,活着我都没怕过你,死了还来搅和什么?”王胖子吼完手机里半天没声音,刚想挂断,却传来刘老四阴森、空洞、飘渺的声音:“欠债还钱,自古如此,人死债也不会烂的,你非要逼着我上门去要不成吗?”王胖子见硬的不行,急忙来软的,低声下气地说:“刘大哥呀,刘大哥,你千万别见怪,还不上钱小弟实属无奈,现在就是还你钱你也花不着了,我对着灯泡发誓,给你多烧纸钱,烧别墅,连带家庭影院还有奔驰轿车一部,最后再烧两个三陪小姐全天候为你服务,这还不行吗?”电话里传出刘老四冷冷的声音:“我活着时你的好心让狗吃了,闲话少说,快把钱还我媳妇,否则明天晚上我就去你家拿了!”刘老四说完,电话里死一样寂静,王胖子这才发现浑身的衣服已被汗湿得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脚底的泡是自己碾的,王胖子再也过不了这种折磨人的生活了,凑了钱送给了刘老四媳妇。说来也怪,王胖子还钱后,走夜路再也不觉着身后有人跟着了,能吃能睡心情好了许多。这天晚上从外面喝了点小酒哼着小调回到了家门口,突然间被堵住了去路,抬头一看,我的妈呀,黑乎乎地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正是死去多时的刘老四吗?王胖子只觉得腿肚子一软,扑通一声就坐到了地上,嘴唇哆嗦了半天才说:“钱,还、还你了,还纠、纠缠我干吗?”刘老四哈哈一笑说:“请你喝酒哇。”王胖子狐疑地打量了刘老四半天,又摸了摸刘老四拉他的热乎乎的手,半天才回过味来,“原来你、你是装死吓唬我要账?你可真够损的!”

  刘老四长叹一声说:“不装行吗?活人办不成的事,死人却能办成,还说什么好死不如赖活着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shiliandeminjiangushi/1909.html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