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失恋的民间故事 2020-04-16 04:32 的文章

嫉妒的心(民间故事)

  清晨六点半,就在大家还在和梦里的那位你侬我侬的时候,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吓醒了了,有好几位差点被吓得不举了。

  “我滴个乖乖,眼看就要和女神那啥啦,被你家那位搞了这么一下,差点抬不起头来,以后女神真的要我那啥我也没办法那啥啦。”林凡一脸忧郁的说道。

  “诶,我说风哥你是不是吃错药了,没事好好地分什么手啊,像童颜这么好的女孩子打着灯笼都难找,你倒好直接把别人甩了。她现在正在暴走状态,你确定你不出去掌控一下局面?”

  “是是是,我不懂行了吧,要不是看你是我兄弟份上,我才懒得说。不过说实话,像童颜这样的好的女孩子,又对你那么死心塌地,我劝你还是慎重考虑一下再做决定吧。她是任性了点,有时候会耍耍大小姐的脾气,对你的好兄弟们可是看着眼里的。不管你如何选择我永远支持你,谁让你是my bad buddy。”林凡说完用手拍拍逸晨肩膀后拿起脸盆走出去了,他明白现在应该让寒风一个人静一静。

  “兄弟,你真的不懂,像我这种连亲生父母都不知道是谁的人,怎么配的上童颜这样的好女孩,光是她的家世就不是我能高攀得起的。学习再好有什么用?拿的奖学金再多有什么用?社会就是这么现实,没钱没权只能一辈子站在金字塔最底层。”寒风心里默念道。

  楼下的喊声越来越大,一个一米六五的穿着一套修身的米色的运动服的漂亮女孩拿着一个扩音器对着寒风这栋宿舍喊着,女孩一头披肩直发乌黑亮丽,美丽的容貌把过往走廊打水的屌丝们眼镜都看呆了。

  “这小妞这长相这身材一点都不输给倭国那个苍啥老师啊,只要她随便一句话,我肯定会为她那啥尽那啥亡滴。真不知道是哪个傻B居然会把这种尤物抛弃,真是人比人气死人。”某屌丝对其同伴抱怨道。隔了一会这哥们可能是觉得屌丝是可以逆袭的,凭什么女神都得被高富帅糟蹋,自己追个黑木耳还得低三下四,多少前辈的得经验告诉我们,女孩子在失恋的时候是防备最薄弱的时候,只要稍微感动她就能抱得美人归。有句话说的好“努力了不一定会成功,不努力一点希望都没有。”在N多前辈的熏陶下,此吊脸盆一丢冲上阳台大声喊道:“女神,她不要你我要你,我愿意为了喜当爹,愿意陪你去妇产科,只要你一句话,要我做什么都值得。其实我已经暗恋你很久了,我愿意永远做你最坚强的后盾。”此吊说完自己都觉得自己太伟大了,不仅可以拯救一个失足少女,还可以抱得美人归,真是一箭双雕。“我太他么聪明了,我爸妈咋就把这么优秀的基因传给我了呢?我他么自己都被自己感动了。”此吊沾沾自喜道

  “刚才那个谁,你他么有种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老子弄不死你,是爷们的就自己给我滚下来,省得我爬楼梯上去。”林凡刚洗好脸出来就看到这一幕,不禁怒火心生。我暗恋了这么久都不敢表明心意,你一个猥琐屌丝竟然敢亵渎童颜,寒风骑在我头上我认栽了,你一个屌丝竟然也敢把我踩在脚下,真是婶可忍叔不可忍。“寒风,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跪在地上求我的。”林凡阴沉着脸想道。

  “真他么跑的快,要不把你废了难消我心头只恨。”林凡已经把对寒风的恨意转移到某吊身上,找了一会没找到林凡便拿起脸盆回宿舍去了。

  林凡回到宿舍发现寒风不在,室友说寒风被一个类似保镖的西装男子叫了出去。林凡听完赶紧跑到校门口,看见一中年男子在和寒风说些什么林凡,旁边还站着一个打扮很潮流的帅哥。那名中年男子林凡认识,是童颜的父亲,也是本地最大的企业总裁。曾经很多人都把童颜幻想成摇钱树,青云梯,不过到后面全都失败了,因为童颜反过头来追寒风。据说他们成为情侣的那天学校小店的酒不管白的黄的全都售缶。

  林凡和他们离得比较远,听不到他们在交谈什么,他怕打草惊蛇却又很不甘心便往四周巡视,终于让他看到校门口刚好有棵树可以隐藏自己的身躯还可以偷听他们的讲话。林凡慢慢移动身影躲在那棵树后面偷听。

  “你觉得你以后能给童颜幸福吗?我承认你是个不错的小伙子,但这不能成为你和我女儿在一起的理由。在这个城市里,你连一个安家的地方都没有,拿什么给她过好的生活。不要说你会好好努力,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太不现实了。中年男子对寒风说道。

  寒风只能选择沉默,眼前这个中年人已经第二次找他谈话了,上一次是用打电话的方式,所以自己才会和童颜提出分手,没想到这一次别人直接找上门来了。不过别人说的是实话,在这个物价与月球接轨的城市,一套房子是多么奢侈的存在,或许未来几十年之后能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不过那时候已经物是人非了吧!

  看到寒风一言不发的傻站在那里,旁边那个潮流青年不乐意了。“福叔,少和他废话,学霸怎么了,学习再好有什么用,这年头靠的是有钱有势,我一个学渣照样过得比你好千百倍,就像校门口那个雕像一样,一本书上一只鸟,读书顶个鸟用,我想要的东西分分钟都能拿到手,比如你女朋友很快就会是我未婚妻了,哈哈哈……”

  “陆成锋,你别欺人太甚,不就是仗着你老爸是个市长,有种凭自己的实力和我竞争啊!”原来这个潮流青年时寒风的同班同学也是观海市市长的儿子陆成锋,仗着有个有钱有势的爹,处处欺男霸女,被她糟蹋的女孩子都可以组成一个班了。前段时间有个系花因为怀里他的孩子,他没有负责任导致那个女孩子从顶楼跳下来摔死了,也是他老爸通过关系压下去了。自从有一次在学校超市遇见童颜后见深深的被她迷上了,把刚追到手的班花都踢开了,为此还花了不少的分手费。他找人打听到童颜的信息后知道他老爸童民福有个案子需要自己那个市长老爸审批,他便央求自己老爸出力,需要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让他等到童民福的同意。民不与官斗,这是恒古不变的道理,所以童民福虽然心里不大情愿也答应了,毕竟靠上市长这颗大树以后好处肯定是多多的,再说看陆成锋这小子被童颜迷成这样,嫁过去应该不会受什么委屈,总比跟着这个傻头傻脑的书呆子强多了。

  “你当我傻啊,有便宜不占就是王八蛋,我的大班长,你还是好好祈祷下辈子投对胎,找个有钱有势的爹,就不会这样啦,哈哈哈…”

  “原来你是王八蛋呀,那孵出来就是王八了,你终于肯承认啦,怪不得尽干些丧尽天良的勾当。这也难怪谁,让你是王八呢,哈哈哈…”

  “寒风,你现在尽情的笑吧,马上我就能让你最心爱的人被我压在身体下面呻吟了,看你到时候还笑不笑得出来。怎么不高兴啊,想打我啊,也不看看你那小身板,别阴沉着脸嘛,笑一个,学霸怎么啦,还不是被我玩的团团转,你个lowsir,福叔我们走,让他一个人好好想想,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靠什么活着,没准还能屌丝逆袭呢,哈哈哈…”说吧陆成锋便载着童民福,开着他那部新买的马6一溜烟而去了。陆成锋原本是一句打击的话,没想到却深深的影响了寒风,使他的思维从根本上发生了变化,也成就了他最后的霸业。

  “人活着这一辈子是为了什么,我本想好好读书将来用自己所学知识报效祖国,社会确实这么的现实,难道真的是人定胜天。既然老天这样待我,何不逆天而为,我的命运只能掌控在我自己的手中,谁也别想操控我。童颜永远会是我的,大不了换一个新环境生活就可以了,陆成锋,你等不到那一天的。”寒风小声嘀咕完后便打电话给童颜要她去他们经常去的海边公园。

  电话那边的童颜感觉寒风说话很沉重,猜想肯定是自己那个势利的老爸赵寒风谈过话了,怪不得寒风会和自己提出分手,昨天看陆成锋高兴的都找不北,还对自己说马上要成为他的未婚妻了。陆成锋的无耻是家喻户晓,嫁给他这样的人以后肯定生不如死。童颜想罢便回房把自己的卡和一些值钱的东西都塞进包里,趁家里人不注意悄悄溜了出来。就在刚才,她做了一个重大决定,她要和寒风私奔,她不想成为利益的牺牲品。

  寒风迈着沉重的脚步向公园走去,他现在心里很纠结:“等会怎么跟童颜说这个事情呢?她会同意嘛?自己是不是太过了自私了?离开这里又去哪里呢?走一步看一步吧!”就在寒风慢慢向公园移动的时候,他的身后却有个人一直悄悄的跟着他。

  等寒风走到观海公园的时候,童颜已经早到了,看到寒风向她走过来的时候,她忍不住跑到寒风怀里抽噎起来。寒风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紧紧的抱着她,这段时间让她承受了太多太多。曾经豪言壮语规划未来,如今一点点现实就让他抬不起头来。一切的一切都让寒风觉得亏欠怀里的女孩子太多太多,或许只能用一生的呵护才能偿还。

  “哪有啊,人家一直都是素颜好吧,再说了我又不是给别人看的,我这一辈子就赖着你拉,你要一辈子对我好,不许惹我生气。”

  “一辈子…..”当寒风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两个人同时沉默了。一辈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未来的事情谁能预料呢.就连现在这种情况都不知道怎么办,更别提将来了。

  两个人同时说出各自的心声,说完后相视一笑。原本都担心不知道如何说服对方,没想到想到一起去了,果然是心有灵犀一点通。

  “颜儿,你在这里等一下我,我去收拾一下东西马上回来,等我出来我们就去一个谁也不认识的地方,重新过属于我们的幸福日子。”寒风说道。

  “嗯,我等你,一辈子都愿意还会在乎这一小会儿么?去吧,早点收拾,带些有用的东西就好啦。”童颜帮寒风整了整领口说道。

  “想走哪里去呀,我的大班长。你走我不反对,相反的我还会用我新买的车送你出去,可是你想连我的女人一起带走,这似乎有点说不过去吧?”陆成锋突然的出现让寒风和童颜着实吃了一惊。因为他并不是一个人来的,他的身后有童民福和几个保镖。

  “你来干什么,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寒风开始有点担心退路,当他看到童颜的眼神的时候便坚定了自己的立场,自己哪怕倒下了也不能让陆成锋把童颜带走。

  “这里是人民公园,我不可以来吗?我要是不来还能见到童颜嘛?寒风,没想到你这么无耻,别人爸妈不同意你们在一起,你居然骗童颜和你一起私奔。幸好我发现的早,不然你的阴谋就得逞了。”陆成锋得意笑着。

  “颜儿,还不过来,你是要气死我嘛,你知道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还让我这张老脸往哪里搁呀?回去给陆少道个歉,他肯定会原谅你的。是吧,陆少。”童民福说完献媚的看向陆成锋。

  “陆成锋,有什么本事冲我一个人来。颜儿她是无辜的,这一切都是我安排的,她什么都不知道。”寒风说完便把童颜往身后拉了过来。

  “童颜是我的女人,我自然不会对她怎么样,倒是你,你们已经分手了,还总是来勾引我的女人,我陆成锋的女人也是你能惹的起吗?放心,我会让你死的很有节奏感的,在你死之前我再给你一个惊喜。哈哈哈…出来,还躲在那里干嘛,自己做的事情还不敢出来承认啊,都他么一个个孬种。”

  听到陆成锋的话,林凡终于狠下心从树后面走了出来,也该是和他做个了断的时候了。从小到大自己都是活在他的光环之下,我不服,凭什么他什么都比自己好。我今天就要让他看看被人踩在脚下是什么职滋味。

  阿凡,原来是你,真没想到,到头来出卖我的居然是我最信任的人。”寒风说话的声音都有点颤抖了,他还是有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依然记得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每次林凡挨了欺负就会跑来找寒风哭诉:“风哥,他们欺负我!”寒风都会为他出头而被打的鼻青脸肿。后来一起上学,寒风成绩非常优异,经常跑到林凡家里帮他补习功课,希望这个发小能实现他的理想,考上北大,寒风寒风却不知道就是他这样的热心肠埋下了祸根。

  “少来这一套,寒风,你知道从小被人压在头上是什么感觉吗?每次我爸妈说的最多的就是你怎么好,然后再拿我当你的反面教材。好像我不是他们亲生的,从他们说话的语气知道,他们希望生的是你而不是我该多好。”林凡痛苦的说道。

  “你知道吗?每次他们看我失望的眼神,我都有想过奋发图强给他们欣慰,可是我做不到,我实在读不进去。你知道我最高兴的时候是什么是什么时候吗?就是你中考的时候,也许是老天听到了我的祷告,你发挥失常,考到了一所三流高中。我只是奇怪你爸妈怎么对你一点失望都没有,反而很欣慰,从那一刻起我更加恨你。凭什么你样样都比我好?高中的时候找你拿作业抄,你居然说是害我,你诚心是想看我出丑是吧?我还不是凭自己的能力考起了北大。”林凡痛苦的喊道,过了一会他接着说:“你知道我最恨你什么吗?你明知道是我先喜欢的童颜,却还来和我争,我不服,我不好过你也别想太好过,我发誓总有一天会把你踩在脚下的。不过现在好啦,陆少说了,以后跟着他混前途无限,最重要的是,他把童颜玩腻了会丢给我,哈哈哈……寒风,你最终还是输给我了吧?”林凡此刻有点歇斯底里了。从小被人压过一头,长大后一直是别人的反面对比,也难怪会造成心理扭曲。

  “你闭嘴,寒风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你真的以为他会考试发挥失常吗?你真的以为凭你那点墨水能考上北大吗?你知道为什么寒风父母和你自己父母没有怪他吗?那是因为他们都知道寒风这么做事为了帮你,只是你自己被妒忌心冲昏了头,你扪心自问,寒风从小到大哪点对不起你?和我在一起也是在你有了女朋友之后,如果你当时坚持追求我,他是不可能和我在一起的,因为他要照顾从小当成亲弟弟的你。”童颜愤怒的喊道。

  “不可能,你骗我,不可能的,怎么会是这样?”往事一幕幕涌现心头。自己被同龄人欺负是寒风帮自己出头,他却被打的鼻青脸肿;自己饿了寒风把便当让给自己,他却饿着肚子;自己闯祸了寒风帮自己顶罪,他却回家被老爸一顿狠揍,还笑着对自己说没事习惯了。长大后一切对自己的好都因为妒忌当成施舍,真是妒忌心害死人啊。

  “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把童颜给我抓过来,难道还要我请你们动手?”就在林凡陷入迷茫之后,陆成锋对身后的几个保镖喝道。

  “陆成锋,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眼里还有没有王法?”寒风边说便牵着童颜往后面观海台退。

  “跟我讲法,没用,在观海市老子就是法。你们麻利点把那个女的给我抢过来。”

  随着几个保镖一步步逼过来,寒风的身体已经靠近观海台的围栏了,脚下便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奔腾的海水正在咆哮着,太阳在此刻也快落山了,挡在童颜前面的寒风的身影在几个保镖的衬托下,显得那么渺小。“颜儿,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寒风微笑着对童颜说道。

  “风,别说了,爱上你我不后悔,来世再相聚吧!”童颜此刻脸上满是平静,能和自己最爱的人走到最后也不失为一种幸福。

  “你相信有来世吗?如果有,我一定努力让自己变成最为强大,不允许任何人打扰你,一定带你魂游九霄傲视苍穹!”

  “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风,来世我还会再爱你,今生就让我陪你走完最后一段吧!”童颜说罢便和寒风一起手牵手从观海台跳了下去,彼此都带着幸福的微笑,奔腾的海浪瞬间便把他们的身影卷入海底。

  “拦着他们,你们这帮废物,白养你们你们这么久了,全部给我滚!”陆成锋咆哮道。“真有你们的,就算死都不肯嫁给我,你以为你们死了就一了百了,窗都没有。”

  “林凡,给我死过来,你耳朵聋啦?老子喊你没听到啊?你他么想找死我成全你。”陆成锋走到林凡身边的时候,林凡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水果刀,突然向陆成锋捅过来。陆成锋躲避不及小腹结实的挨了这一刀。

  “风哥,我帮你报仇了!”林凡本来还想多捅几刀了却被几个保镖推倒在地拳打脚踢了,很快便奄奄一息了,临死的时候确实面带微笑的。

  “风哥,我马上来陪你了,不奢求你能原谅我,下辈子我还要做你的兄弟,把我今生欠你的加倍偿还给你。”

  林凡的瞳孔在慢慢扩散,最后残留的记忆是小时候与寒风在一起的日子:“风哥,他们欺负我:风哥,我饿了;风哥,怎么办;风哥,我怕……”

  三天后,观海电视台正在播报新闻:“陆市长儿子遇刺,目前还在昏迷之中,专家认为这是一起有预谋的绑架案。童氏集团总裁童民福因有个计划市长未批,便心起歹念绑架陆市长儿子陆成锋,先用自己女儿童颜诱惑陆成锋,失败之后便威胁杀人灭口,陆成锋找准机会求救,武警赶到后,双方在仓库交火,最终童颜和其男友以及一个叫林凡的同学当成身亡,陆成锋重伤,童民福被生擒,目前这一案例还在调查中,童氏集团于昨日已宣告破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shiliandeminjiangushi/1707.html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