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失恋的民间故事 2020-04-15 09:00 的文章

民间故事:勾魂音

  在我们这群十八、九岁,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青年眼里,这个发现让我们心跳加速。

  诈尸,诈你个头!不下去算了,我一个人下去。”说着,小黄开始向下滑。我说:

  ”大王跑到田埂边,找了一根粗大的杨树枝,也爬了下来。(注:请记得沈哥和大王二人。)

  突然,他“啊”一声,把手缩了回来,仿佛碰到鬼一般,后退一大步。“怎么了?

  一路上碰到一个人就说一遍,并让对方广而告之,很快,全系都知道了。于是一大群人又开始浩浩荡荡地朝江边奔去。在路上,我们又碰到了沈哥,他告诉我们,缺了装备,他是回去找绳子的。

  我来到他身边,拽拽他,朝他使了一个眼色。小黄跟着我,钻出人群。“刚才你怎么回事?

  手指突然往里陷。接着,我全身像被一大盆冰水从头到脚淋了个湿透,吓得我直打颤。没事。”他把刚才抓浮尸的手指放在身边的土地上擦了又擦,然后下意识地又放到鼻端闻了闻。

  立刻,他的脸上显出厌恶的表情。几乎在同时,他的手又缩了回去。就在他的手从我身边划过的一瞬间,我仿佛都闻到一股令人作呕的腥臭。

  我捂住鼻子。他看见我这样,连忙又抓起一把土在手上使劲擦着,最后还是不放心,把手塞进了裤袋才算了结。沈哥回来了,手里拿着宿舍门前那根白镶红的尼龙晾衣绳。

  他身后又跟着一大帮人,连平时不喜欢热闹的女生都出动了。他边走边叫:“瞧见了吧。

  “瞧,哥把捆尸绳都给你们拿来了。二位兄弟,接哥的法宝,下去给我把这个妖孽捆了上来。哥要收了它!”大王用树枝把浮尸的腿挑了起来,小黄将系了活扣的绳圈套在它的脚脖子上,然后开始往上拉,岸上有人来帮忙。

  幸亏招来一帮人,要不然,就我们几个,还真不一定能把它给拉上来。浮尸一出水,马上翻了个个儿,正面朝上了。

  岸上立刻发出一阵惊呼。我实在呆不下了,回校打了110,说是让我们保护好现场,他们马上就赶过来。我又跑回来,把这个消息传达了一下。

  结果,时间慢慢过去,夕阳西下,江边的好几百人都走光了,只剩下一开始的五个人,水上警察都没有来。我首先不干了,坚决要回去。

  大家商量谁留下来,小黄第一个举手,大王和沈哥决定留下陪他。而我和阿涛则回了宿舍。一直等到晚上10点半,他们三个才回来。

  等到10点,连根毛都没来。”跟着又是一阵不堪入耳的怒骂声。“没出啥事吧?

  ”我看小黄脸色不对,忧心忡忡地问。“别提了,狗日的大王,非说江漂子动了一下。

  吓得我差点尿出来,不过,幸好我灵机一动,咱童子尿能辟邪啊,立刻冲上去,给了江漂子滋了个透心凉。”沈哥得意地说着。“真诈尸了?

  “她让我转告你,今晚就来找你,谁让你用土砸它。”“今晚我就在你们这对付一晚上了啊。

  ”沈哥说着,随便找个下铺就倒下。沈哥比我们大一年级,因为喜欢上我们班一个女生,而这个女生是阿涛的老乡,所以经常来我们寝室套近乎。

  一晚上都在讨论那具尸体的情况,猜它是男是女,究竟是怎么死的,是自杀还是他杀。我们在脑袋中把N种可能的死因猜了个遍。直到天快亮了,才睡过去。

  后来,我们又通过几次电话,终于知道浮尸的大概情况。这具浮尸是女性,来自上游的四川地区。死亡时间超过三个月了,因为死亡时天气尚冷,所以还没有完全腐败。经法医检验,排除了他杀可能,不是跳江自杀就是意外坠江而死。我们都松了一口气,生活也慢慢回归了正常。

  我把这事当作新闻告诉了母亲和外婆。外婆立刻在自己供奉的观音大士像前烧香给我祈福。母亲也吓得不轻,叫我第二天立刻去表叔那里问问,再不然,找天后宫朱道士驱驱邪。第二天,我去了表叔的命馆。

  照完毕业照那天晚上,他在自己寝室的门框上上吊自杀了。官方调查后得出的结果,沈哥是因为感情问题而自杀的。

  毕业就等于失恋分手,他想不开就把自己挂到门框上了。可是,当我看到那根似曾相识的白镶红尼龙绳,套在他脖子上时,心里立刻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自从沈哥把它叫做捆尸绳,并真的捆了那具浮尸后。所有人都弃之不用,学校的超市特意进了一种全白色的尼龙绳,让大家都换了。这种白红花绳一年前就看不到了,沈哥自杀的这根哪里来的?

  莫非,这就是当年那根。他一直偷偷藏了起来?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我隐约感觉,沈哥的死并不简单。又一年过去,我们毕业了,大王分配到一家本地兵工厂。

  两年后,我来这座城市出差,约他出来吃饭。看到他的时候,感觉他很憔悴,整张脸都是黑的。

  几杯酒下肚,大王始终沉默,以前那个只要一喝酒话特多的大王好像变了一个人。

  就是阿涛的老乡。她说自己并没有正式提出跟沈哥分手,就是前一天吵了一架。当时也就是气话,说不行就分手。”“也许,沈哥当真了?

  在他出事半年以前,老是说头痛,说有个人在他脑子里跟他说一些奇怪的话,还说他骂人什么的……”我心中一凛,手中的筷子掉到桌上。

  为什么沈哥,还有我……”他知道自己说漏了嘴,突然停住了。“大王,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大王直直地望着我,然后慢慢地,一个一个,把套在手上的黑色皮指套取下来。

  他右手的拇指、食指、中指,都齐根断了。我不禁惊呼一声,问他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这才告诉我,那天晚上守现场时,小黄去小店买食物和水。

  他当时眼花,说尸体好像动了一下,沈哥吓得掉头就跑。他上去看没事,却趁机掏了尸体的口袋,摸出几十块钱——已经被泡模糊了,但还是看得出来数字,揣自己兜里了。“当时我还挺得意,却不知噩梦就此开始。

  从那以后,只要我的手指摸过或接触过的东西都好像会变质。如果我到超市挑鸡蛋,只要碰一下,全部都会变成臭鸡蛋,那味道就和当年那死尸散发出的味道一模一样。但是别人看,又是正常的。我快要疯了。后来,我开始做噩梦。在梦中,老是梦到一个女人,不停在我耳边说话,跟我讨要她的钱。一个夏夜,被噩梦惊醒后,看着那三根手指,我突然发了疯一般,用刀齐根剁了那三根手指。从那以后,噩梦才消失了。”听到这里,我不禁惊呼一声。

  自从上次来找表叔说了这件事后,已经好几年了。没想到,表叔依然清楚地记得这事。我一提,他立即想起来了。我告诉他,我们这几个人都参与了这件事,可是却各有不同的际遇。最惨的就是沈哥和大王。沈哥第二年就把命丢了,而大王虽然没丢了命,却丢了三根手指。表叔轻叹一声,对大王说:

  “你和那个沈哥听到的,都是勾魂音啊。这世上有千千万人,当然死法也有千千万了。有老死的、病死的、交通事故死的、上吊的、割腕的……有些是遵循自然规律生老病死,有些是意外造成横死的。所有的这一切都是预先设定的,就好像游戏程序一般,开始和终点已经设置好,中间怎么走,会不会改变结局,就看你自己。但大部分人是无法改变的。所以老话说:阎王叫你三更死,你就活不到五更。对于活人而言,死就是肉体形式的消失,就是这世上减少了一个人。但对于那些死去的亡灵来说,却大有玄机。而怎么死,死的怎么惨,怎么恐怖,都是因为前世的业报的呈现。正所谓人鬼殊途啊!看见这些东西,应该避的远远的才是明哲保身之道。你们怎么能反而去惊扰它们呢?”大王问:

  “难道这世上真的有鬼魂吗?就算是有,我们也是好意,把它从水中捞起来。避免它再受水泡鱼噬之苦。难道这也有错吗?”表叔冷笑了一下,道:

  “也许,那正是它们必须要经历的业报呢。生前或许它们做了错事,死后就要用这种方式来接受惩罚。这是另一个世界的游戏规则,你们又怎么能伸手去管,插手去破坏游戏呢?”大王不忿:

  为什么就我和沈哥遭了报?”“那是因为,他们命中注定就是发现它的人,他们是这个游戏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至于东大侄子,他根本就没有参与,只是一直作为旁观者存在而已。而你们则不是,那个沈哥一直口无遮拦,说了不该说的话,得罪了幽冥。而你,是不是从尸体身上拿了什么不该拿的东西!所以,勾魂音找上你们是有原因的。”大王看看我,我只好苦笑着点点头,说是我把他从尸体口袋中几十块钱偷走的事告诉了表叔。

  “那要是警察发现了怎么办?或是其他人发现了,把它们打捞上来呢?”“我早说过人鬼殊途。

  警察不一样,他们好比人间的秩序维护者。阎王爷就是幽冥的秩序维护者。等到它受到的惩罚够了,自然可以让警察发现、打捞。别人,或者说你们,也许也是这个游戏的参与者,那就不一样了,你只能接受设计好的游戏,而且必须玩到底。要么过关,要么爆掉。这是游戏的规则,没有人能够破坏,也没有人能改变!”大王无语了,他一个人走出表叔命馆的大门。

  夕阳下,他的身影被拉的细长,满是落魄和孤寂。从此,我们再也没有见过面。这件往事也被我深埋心底,再也不想触碰它。直到今天,记忆之门再次被打开。过了这么多年,我终于克服了心魔,把这个故事说了出来。

  无论你信还是不信,我只想说:每个人的承受力不同,所经历的生活不同。有时候,本来不相信这些事的人,当他在生活中一再遭遇挫折后,也许就会不自觉地把厄运往某些神神鬼鬼的事情上联系起来。然后不停地在心里给自己心理暗示,一直到把自己逼入绝境。这可能是我们信的人,经历的事,在科学范畴上的讲述。在这件事情中,还有另外两个人。

  小黄和阿涛。他们都还不错。阿涛在某省一家大银行做副职,而小黄在外面工作一直不顺。后来,干脆自己创业,几次折腾下来也是赔的多。不知道他是不是有仙佛缘,经历许多事后,干脆做佛像、神像雕刻生意。没想到从此生意兴隆,在上海开了好几家相关的公司。不知道是他的财运到了,还是真如表叔所说,他们其实就是这个游戏中的一环而已。在这里,我想告诉大家,以后碰到这种事情,千万不要冒充大头鬼,往前冲,这么做不是英雄。

  有些事,就是要该管的人来做。所以,遇到事,第一时间是打电话报警。这才是最正确的方式。

  荐:发原创得奖金,“原创奖励计划”来了!春回大地 万物复苏,有奖征文邀你分享!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shiliandeminjiangushi/1699.html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