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失恋的民间故事 2020-03-25 11:15 的文章

【深度娱闻】《失恋33天》的前世今生

  本刊讯 西历2011年,有一部电影注定被人铭记,《失恋33天》!它御外敌,合天时,接地气,蕴清新,脱胎于小说,流行于网络,打通电视与电影之隔阂,串联民间与上层之断层,如黑马驰骋,如暗地惊雷,日进斗金,皆大欢喜。

  有一民间史学家大野花,抽身于故纸堆中,隧将该电影记载于该年文化史中:失恋33天,无外乎男欢女爱,悲欢离合,实乃人之常情。有都市青年姓姜大嘴,字日比,另一青年,郭小胖,字德纲,两人情投意合,恩爱有加,然姜大嘴终不忍郭小胖的尖酸刻薄,与一姑娘“春晚”暗通曲款,郭小胖伤心欲绝,遇一富家公子周小波,以高雅自称,遂往来,终不合,分之。之后,其终受爱神眷恋,遭遇一谦谦君子,人称于千千,性温和,每被郭小胖挤兑打击,从不恼怒,真乃天造地设一对。亦有当朝史家评论,他们虽以爱情之名,却行闺蜜之时,郭小胖的真爱尚未降临,本是是非之人,是非是,非是非,某年某月,《非常了得》,你光头,我光头,此时此刻,方见真爱。虽为偈语,不可不信,此为后话。

  话说,此史家忽拍案而起,惊呼,历史的悲剧总是千篇一律。遂翻箱倒柜,故纸堆中却隐藏着一段失恋隐情,然因历时久远,资料残缺不全,仅以冰山一角,窥测全貌。

  “第三天,卓仍痴痴守这那行简短的字,谁是人生的操盘手,我操!,这是操消失之前留下的唯一信息,然后就杳无踪影。卓每天以泪洗面,捶足顿胸,我到底是哪里做错了,我到底是哪里做错了。”

  “第七天,更是晴天霹雳,操将卓与嫩模布的艳照四处流传,市井与酒肆议论纷纷,全国最大的GAY盟与维权协会群起而攻之,谴责其始乱终弃。”

  “第十一天,卓决定离开这座伤心之城。那些狐朋狗友、KTV里K歌的歌友,打麻将的麻友,都纷纷挽留,为了一个男人,值吗?纵使卓没有把自己的真实内心告诉他们,帝都的房价实在是高得离奇,而为了彻底遗弃这段记忆和表示出走的坚决,他决定纵火烧了这座城。(此事在当时走红小说家韩少《一座城池》、郭娘《幻城》中亦有佐证)。虽整座城都成了焦土,可那刻骨铭心的记忆却化作青烟,始终缭绕在其心间。”

  “第二十一天,操在《新闻联播》中看到了洛阳城被一把火烧掉,至今没有人为此事负责,虽然有关部门在调查之中。操哭了,他知道这绝不是坊间流传的是天朝拆迁队干的,是他,是他,卓,放火烧的。”

  “第二十七天,操放马去追。他被布骂得狗血喷头,你害卓害得轻吗?操怏怏而归,行之一河,河水湍急,伤心欲绝,闭眼跳去。终被一直暗恋已久,死心塌地的洪救起”

  史家大丽花寻遍断简残垣,终没找到第三十三天,或许卓北上,回了老家,娶了媳妇生了娃,或许操也成为自己人生的操盘手,唏嘘叹道,正如所有的故事一样,都是没有结果的。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shiliandeminjiangushi/1475.html

标签云